headerphoto

银行理财净值化“公允价值”博弈

2017-11-23 21:35

  “其实新规冲击最大的是银行,银行理财很多内容基本沿用了基金的规范。”某银行资管部资深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,“但银行理财作为一种收益比较稳定的理财产品,本身也有普惠价值,在产品净值稳定性方面,在方法上应该具备一定灵活性。”

  上述新规,即11月17日央行协同三会及外汇局发布的《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指导意见(征求意见稿)》(下称《意见稿》),其中首次提出“净值管理”概念,要求对资管产品实行净值化管理,净值生成应符合公允价值原则。但具体规则另行制定,留下讨论空间。

  资管行业内,公募基金的估值方法体系最为成熟。而对于银行理财,行业规范一片空白。银行理财需要和公募基金对标看齐?银行业内人士提出了成本摊余、减值准备和影子定价三种方法组合论。

  依据财政部《公允价值计量》会计准则,可以选用的估值技术包括市场法、收益法和成本法三类。其中,市场法和成本法是目前资管产品的主流估值方法。

  对于除货币基金之外的公募基金而言,主要是根据中债估值和中证估值来计算债券和股票的价格,即“市场法”,也叫“市价法”。虽然该价格不一定和二级市场交易价格完全一致,但基本能够“随行就市”。

  货币基金则采用成本摊余法、影子定价相结合的办法。所谓“成本摊余”,举个例子,假如以90元买入票面价值为100元的债券(暂不考虑其他成本),将获得10元的收益,如果按照30天到期计算,则将收益摊销到每一天中。“成本摊余”的问题在于,当债券市场价格下跌时,比如债券价格跌至80元,其实基金已经亏损,但不通过净值表现,投资者在买卖基金时,实际在溢价交易。

  因此,货币基金还辅助了影子定价法控制风险,即按照市场价格,一旦“成本摊余”的估值偏离“影子定价”一定比例,就需要对净值进行回归修复。

  而货币基金之所以能够采用“成本摊余法”估值,是因为货币基金投资资产的期限都非常短,按关要求,货基只能投资期限在一年以内的指定资产,且资产平均剩余期限不得超过120天,到期日在10个交易日以上的资产投资占基金资产净值的比例合计不得超过30%等。

  用投资专业人士的话来说,“货币基金的投资不用盯市,只用持有到期”,因此用“成本摊余”能够较为公允地反映基金的资产和负债情况。

  “银行理财投资债券是以配置为主,不过也有部分交易,但估值方面主要还是按成本摊余来算,也有极个别产品可能采用市价法估值做探索。”某股份行资管部研究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,“因为理财客户对于银行产品的要求要收益稳定,对于我们在控制净值波动方面有很大压力。”

  银行理财要不要全面和公募基金对标?回答这个问题之前,可以思考一组数据背后的原因。

  2008年末,公募基金的规模(全口径)为1.83万亿元;在货币基金爆发式发展之前的2012年末,公募基金规模(全口径)为2.87万亿元。截至2017年6月末,公募基金规模(剔除货币基金)仅为4.75万亿元。而银行理财产品上述三个时间节点的规模分别为0.82万亿、7.95万亿和28.38万亿,直到今年上半年才出现了十年以来的首次负增长。

  若银行理财在投向和净值管理方面全面对标公募基金,一方面,资管市场的最大“不统一”和“不公平”将消失;另一方面,居民也可能少了一种收益稳定的理财产品。公募基金可以承载近30万亿的银行理财资金么?

  “就估值方面,银行方面和监管预计还会有一定博弈,原来我们觉得就是股市波动很大。去年底以来,我们看到债市波动也很大,对于主要配置债券的银行理财产品而言,一方面当然要通过充分的风险和信息披露等让客户了解投资风险,但是保持净值稳定也很关键,所以我们肯定希望不要用市价法来进行估值,但通过一些其他方法来纠偏成本摊余。”上述银行资管部资深人士表示。

 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就估值问题采访多名股份行资管人士,总结来看,用减值准备和影子定价来辅助成本摊余估值,获得了较多认同。

  具体而言,对于现金管理类的银行理财产品,即不用盯市的高流动性产品,对标货币基金,采用“成本摊余+影子定价”的方法。

  对于主要投资信用债和“非标”的期更长的式产品或封闭式产品,采用“成本摊余+减值准备”的方法。实际上,2015年底出台的《企业会计准则解释第8号》(财会[2015]23号)已经有所提及,对于不能以公允价值计量的资产,应当做好减值准备。

  据某股份行资管人士介绍,所谓“减值准备”,是以理财产品为对象,在资产端进行抵扣。例如,在买了100元的资产之后,减值2元,按98元计算产品净值。这与《意见稿》中的资本和准备金计提并非一回事,准备金计提针对金融机构而言,要求的是金融机构按理费收入的10%进行计提,直至计提达到产品余额的1%。不过,减值准备的标准是否需要统一,受访银行人士也并无。

  “估值也好,其他待定的细则也好,对于存量近30万亿的银行理财,最重要是防止调整对市场冲击过大,实现平稳过渡。”上述股份行资管部研究人士表示。

  在上述股份行资管部资深人士看来,目前有两类风险值得特别关注。第一,银行理财如果全面对标公募基金,在打破刚兑的情况下,收益上大幅波动,理财客户难以接受,“用脚投票”,将对原理财产品的流动性造成较大压力。

  第二,《意见稿》期限错配的要求,进一步约束银行理财投资“非标”。对于较为依赖以“非标”形式融资的基础设施建设和房地产等行业,可能造成局部资金链紧张,包括产业基金、PPP基金在内的多种与银行理财资金产品对接的融资方。

  与此相关的,还有股份行资管部人士指出,由于银行理财投资“非标”,意味着大量银行理财资金只能涌入债市,可能因此造成债券价格大幅波动。“这背后关涉整个直接融资市场的建设,不仅仅局限在资管产品这一端。”

 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,监管层已把“平稳过渡”置于相当重要的地位,且《意见稿》确实超预期地设置了一年半的过渡期,但对过渡期内和过渡期结束后的安排表述仍不明确。

  前述银行资管部资深人士明确为,在2019年6月30日前,金融机构的老产品规模不新增,在中债系统登记过的非标资产可以存续至到期。另外,在一些金融资产交易所挂牌的证券化类“非非标”资产,需要进一步明确属性。

  “我们过去的经验表明,一一对应投资的‘非标’产品,一年期以上的就非常难卖。退一步讲,即使是三年期的‘非标’,年化6%的收益,你觉得会有多少客户愿意买单?”上述银行资管部资深人士反问。这意味着,新规落地,银行理财转型之仍漫漫。

  号外号外,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!行政命令有多强,买不了吃亏,买不了上当,是你就60秒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