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eaderphoto

官司打赢了钱却追不回来保险出世最高赏金20万

2017-09-01 01:13

  据《日报》报道,假设在某案中,法院判决认定赖某欠陈某人民币50万元,赖某履行还款义务,陈某申请强制执行。

  为防止被执行人逃避债务,法院发布令,向社会被执行人赖某财产线万元。

  假如陈某花2500元向保险公司购买了“执行无忧”保险,那么一旦有举报人举报的信息经法院审查并最终成功执行,这笔金将由保险公司支付,从而减轻申请执行人的压力。

  近期,贵州、四川等多地法院和保险公司合作,推出了 “保险”产品,因为奇特的创新构思引发关注。

  这款可以帮院抓“老赖”的保险产品,也存在一些争议。中央财经大学保险学院学术委员会郝演苏教授指出,“司法权和商业行为的结合存在隐患。”

  好不容易把官司打赢了,钱却追不回来,这让拿起法律武器的人拔剑四顾心茫然。

  今年3月1日,最高发布了《最高关于民事执行中财产调查若干问题的》,强化被执行人的义务。

  自2016年起,很多地方法院将执行难列为“一把手”工程,为了解决执行难的操作问题,结院的制度,尝试着引入保险机制,保险需求被开发出来。

  “执行作为一项新制度,能够充分调动社会力量,作为对法院‘查人、查物’的有力补充。但是在实际执行过程中,部分申请执行人由于经济困难,无力承担费用,或者金额较低,没有吸引力。” 四川经济技术开发区法院执行局局长刘保川的话,解释了为什么法院要联合保险公司推出保险机制。

  举报人提供被执行人财产线索的,申请执行人自己确定一个比例。根据人保分公司的产品定价,收费为最高金额的10%,最高金额不超过20万元。

  提供被执行人下落线索的,申请执行人自定金额,收费为金额的10%,最高金额不超过1万元。

  根据最高发布的《最高关于民事执行中财产调查若干问题的》:

  “公告应当在全国法院执行公告平台、法院微博或微信等平台发布,也可以在执行法院公告栏或被执行人住所地、经常居住地等处。申请执行人申请在其他平台发布,并自愿承担发布费用的,应当准许。”

  然而,“公告制度”在现实中存在的申请人经济困难无力承担费用的情况,导致制度落空等问题。

  保险的逻辑是“重金之下,必有勇夫”,可以帮助申请执行人以较低的代价启动申请,增加发现被执行人财产的机会,拓宽可供执行财产线索来源。

  用市场化和创新的方式解决现实难题,得到了不少人的认同,但也有人认为这个创新产品存在争议。

  一位财险公司人士评价称,要成为揭榜领赏金的专业人员将非常困难。保险公司推出产品,需要有大量的经验数据作为基础,并在精算模型中测试,得出的保费,至少是保本。

  中央财经大学保险学院学术委员会郝演苏教授指出,“司法权和商业行为的结合存在隐患,国外并没有这个业务。对于重特大案件,法院可以用司法费用。”

  “判定被执行人债务的行为属于公或司法行为,申请执行人如提出向被执行人发布公告,必须向提出申请,以的名义正式发布公告。”郝演苏教授强调,法院发布公告不能以购买保险为直接或间接的前提,而且整个过程法院不能与保险公司存在直接或间接的利益关系。

  郝演苏的另一个观点是,保险属于商业行为,无论保险是否符合风险补偿原则,商业行为不介入司法行为是国际社会的基本准则,所以国外高度发达的保险市场尚无开办与司法行为相关的保险。我国保险业近年来打着创新名义开办的一些业务,可能会增加相关业务的风险。

  他也指出,保费为被执行人欠债的十分之一,这个费率的计算依据是什么?为了政绩,法院可能会鼓励执行人投保保险,令这项业务对保险公司而言存在很大的财务风险。

  “站在法院的角度,即使不与保险公司存在任何利益关系,为了使本院执行的所有案件能够顺利结案,实现百分之百结案率,会不会想方设法让相关群体投保保险?一旦有一知半解的举报者,会不会让保险公司按照执行标的赔偿,以便顺利结案,谋求政绩最大化?这些情况都非常复杂。” 郝演苏表示。

  有人认为,赏金保险的合作机制,将财产调查的压力,转接到了无关身上,这反映了当前执行力不强的窘境。

  还有人表示,的目的在于争取应得的财产,而为了争取财产,还必须增加额外费用以便于执行,对执行人而言是不公平的,毕竟法律并不是寻求“折中”的工具。